【前言】

4月初在Whistler奮鬥了四天,歷經出發前的小信心->考前的沒信心->考試中的完全失去信心的心情三溫暖後,終究還是讓我考到CASI Level2指導員認證,也算是幫我的Snowboard滑行劃下一個里程碑!考官發成績時確認信封內有兩張紙時真的超開心,對於自己能在膝蓋最弱的一年拿到這一張紙真的很欣慰。

相較於很多人去考的CASI我更想寫的是BASI考照分享,但由於FB上有人希望我寫經驗分享,因此促成這一篇文章提早出現。不過我的blog一向是往事回憶錄型的碎碎念,沒耐心的就直接下拉從”CASI考試”開始(只需找紅色標題部份),至於想要看攻略的人可去看頭獎徽的考試心得會更有效率。我的經驗跟頭獎徽差很大,只能說CASI考試真的看考官,我相信這是所有過來人的共識。

IMG_7213_new.JPG
*** 版權所有,請勿抄襲及引用,只能用連結轉回本文***

【緣由】

因為台灣雪友的召集早在去年中我就決定要到加拿大看極光跟滑雪,因為主召計劃要去Whistler考試,所以行程分成三段: 黃刀鎮看極光3晚+Banff國家公園滑雪5天+Whistler滑雪5天。兩周要在兩個不同地點的雪場坐飛機的計劃,與我及我姐當初希望單純只滑洛磯山脈雪場不同,但因為我們所屬的”傷很大敗更大俱樂部”的許多成員都已決定參加這團有人規劃好的行程,所以我們選擇一起參加同樂。因為將回到兩年前考Level1 Instructor的Whistler,我一整個考照控上身忍不住地查了一下CASI的開班表,很巧地是我們在Whistler待的那周真的有Level2考照課程!

【考前特訓】

雖說有考Lv2的念頭但只是想要知道一個人在德國滑了這麼久技術究竟如何,也當做是10年紀念(前5年挺多只有30天),但我身在歐洲沒有看的對象根本不知道我自己離CASI Level2的水準有多遠。為了怕沒考過浪費錢又加上不知下回再到加拿大是何時,我第一個想法是要先來去找2013年教我的那位班傑明教練幫我上課!(參考: 【奧地利】2013年耶誔滑雪在St. Anton am Arlberg - 上課篇 ) 因此我先預約了班傑明的全天私人教練課,並把CASI Level2的滑行標準影片事先寄給他,讓他知道我希望達到的程度,耶誕節前的周末我跑了一趟St. Anton先跟他滑了一天再跟朋友滑兩天。班傑明並沒有直接調我的動作,而是要我練switch riding,滑了一個上午的結果是我可以switch從St. Anton最陡的2號黑線慢慢地S turn下來,接著他又調我的小轉,讓我知道要如何滑出完整的C,也讓我跟在他後面滑很寬的藍線連絡道練carving。結果還不到6小時先沒體力的是我,為了怕受傷我們算是提早下課了。(下回知道若要選季初上課,可不要報太高估自己體力)

在這次上課後我明顯地覺得自己的滑行更穩定速度更快,也可以隨心所欲地swtich,讓我對去考試這事信心大增。班傑明遇到他的同事時還炫耀地對他說我switch也可carving,並問他的同事應該一年遇不到10個客人是像我這程度吧。 那一天我想我應該真的有switch carving,但那是一個頗寬的藍線連絡道(cat track),反正教練說了算。Apers Ski 時班傑明說我這樣應該就可符合CASI Lv2要求,但實際上CASI課時我才知道其實班傑明教我的小轉並沒達到CASI Level2要求的小轉,而這個gap則是靠我在上課時考官給的feedback下領會滑出來。

【報名】

雖然很早開始為達到滑行標準而準備,但其實我一直遲遲沒報名,只因為沒法確定膝蓋髕骨外翻的狀況是否比較改善,但是隨著時間愈來愈接近,2月中時我還是趕緊付錢把一切給搞定。然而同時間我還在忙BASI Level2的報名,所以收到確認信時我只看了標題確認報名成功,根本沒想到要其實內容還有教材, eWorkshop, 跟 Course guide 的資訊,結果到要出發前我都沒有唸任何書也不知道CASI Level 2的滑行標準其實很明確的都先給了,只能說我一整個超級狀況外。

【考前諮詢,準備及練習】

2月起回到德國後我其實只有滑Ski,為的是要記住Phil幫我修正的動作與感覺,當時一切只為BASI Level2而準備,所以我是直到出發前的周末才去滑了一天的snowboard(很slash的雪況),卻也發現自己的snowboard退步不少,1月在日本滑的順暢感不見了,讓我愈到出發前愈壓力。幸運地是在出發前3天得知台灣那魯灣旅行社的阿達教練通過了lv2考試,我趕緊在FB上發訊息向他請教,他很熱心地回答我的疑問(其實大都是course guide中有講的,也跟我說確認信中有教材 XDD),而其中對我來說最重要的資訊是滑行重點要求 “turn on lower body” 跟 “early edge”。

在加拿大Banff的那段期間我除了一天滑ski外都在滑snowboard,漸漸地滑行感覺又有點回來些。但若要我問考前要練什麼其實我也不知,因為我聽過early edge,但我沒滑過跟也沒被教過early edge, 所以我只有試著在大轉時滑出想像中的early edge,不過沒人幫忙看動作我也不知道成不成功,所以我就只有在跟大隊伍滑行時想法子做些自以為的練習跟班傑明給我過的練習,其中也包含滑switch。到了移動日飛往Vancouver有空看書時我才知道switch riding正是練blance的一種drill,原來班傑明對我的上課是頗用心的. 哈哈 但想不到之後我early edge卡關的是在小轉。

“傷很大敗更大俱樂部”成員中一位有很多上課經驗的朋友在我們晚上的聊天活動時直接對我說”以我在台灣看過那麼多的lv2教練來看,你應該是不會過的。” Orz 老實說這樣的話當下給我打擊不小,畢竟我為此還是去上了一次私人課且穩定度好了不少,就算地型忽然有變化我也都比以前要來得可吸收衝擊,但他這樣一說也讓我更有努力不被看扁的想法。同行的Leeky教練則是好心地補了一句”其實沒有差這麼多啦!”  唉…無論如何在玩樂中考試日很快就來到了,我的心態就是錢都繳了就是去考看看當做訓練,反正我也不只一次是邊考邊學了,有來考至少有機會知道差多少。

 

【CASI考試】

我的考官是去年考到Lv4, 他是CASI目前最年經的Lv4教練,Dom,雖然只有24歲但他已經有9年的教學經驗。(CASI lv1最低考試年齡為15歲)  我們班上的人除了我是來度假兼考試,其他人都是住在Vancover。其中有一位這個雪季去上了12周針對考照的camp(右三,英國藉, 父母是台灣人但他不會中文了),還有一位是9年前來考過lv2的Chris(唯一白人),他說現在變簡單了只需要教到intermidate就好。在滑行時我絕對是全班滑最溫和的,第一天我的速度跟同學差不多,但因為身為常被撞的goofy,我早就學會了不去跟人搶道,再加上看到有同學有時會噴出,漸漸地我就常常是倒數一兩位出發的人。(Chris同學有建議我去跟在考官後頭滑,學滑他的路線,但這對我壓力太大了,我同學超積極都會搶在後頭,所以我只有第4天才有努力往前不墊後)
成績發佈後全班大合照
Note: 除了九年前來考過的Chris同學(左三)真的滑很快,基本上我覺得我們班的滑行差距算不大,但看起來只有不在加拿大沒在CASI系統下上課的我完全不知道什麼是early edge. (哭哭)Chris同學下課還有問我今年來考前是滑了幾天,然後就發現我滑挺多12天… 還說出”那很少”。 Orz  (寫文章發現應是15天,但我想對Chris來說一樣)

《滑行》
我的考官對滑行要求是看小轉跟Carving,第一天他就先滑一個CASI LV2要求的小轉讓大家看,並要大家滑出自己以為的小轉,之後再給feedback。我得到的feedback是兩個C之間不要有traverse而且要change edge above the fall line。然後第一天就叫大家switch riding,單腳及單腳switch接受他的示範教學(說是要體會學員的痛苦),我人生第一次的switch上lift就送給這一天了。

每天教學時都會看那天demo主題帶我們去滑相關地型,還會帶去小轉滑行1或2趟,並看情況給feedback。每天課後的1-on-1是我們提問,Dom早在一開始就跟大家說不要來問他會pass還是failed,不過我第一天的1-on-1還有開口問他我的滑行(他表情超無奈),但我主要是想問如何改進,第二天結束1-on-1我就沒有滑行問了(卡關呀!)。 之後的二天中他有點出什麼是change edge above the fall line,我只能努力地在每次的滑行時根據他的feedback努力練習去試著滑出小轉,也因此跌了好幾次(都是heelside),第三天的1-on-1我針對我的heelside hold不好的問題來詢求他的意見(被分析是我sliding滑成carving,所以才會倒),並透過問他來搞清楚什麼是CASI小轉的形狀跟路徑,當我跟他說出我的一些感想後,他有說我這樣很不錯會自己教自己。而這天的1-on-1是讓我搞清楚CASI要的是什麼樣的小轉的對話,我把這天得到的想法拿到第四天riding中放手一搏做試驗。

Riding考試中最重要的第四天下午,Dom一開始就跟大家說他有一直在看大家的滑行,大家的滑行都有持續在進步,我們只要在最後的滑行只要有2~3個turn有符合標準,他就會給PASS,表示是可以滑出來的人。(這算是找潛力股嗎?)

我們小轉一共滑了兩趟分成四段,因為是最後的機會所以我逼自己一定要change edge above the fall line,結果自己都感覺得到一開始就已有滑出來,試驗成功下速度有控制所以我邊滑還邊有時間動腦,但我的速度就是很控制並不快,因此最後一趟的下半段考官要求我跟英國籍同學要滑快,我也就逼自己加速,但因為已經抓到感覺所以一切都在控制內。最後的這兩趟小轉絕對是我這四天滑過最好的了。

至於carving就也是滑兩趟分成四段定生死,我跟其中一個同學(澳洲藉,她的滑行後來應該沒過,似乎就是carving沒修正成功)的第一趟都有被說兩邊的C要完整也要change edge above the fall line, 因此第二趟我逼自己在差不多的位置一定要換edge,不過滑行中我根本也不很確定何時是initialize 的階段。哈哈。 (p.s 考官第二趟下半段是用高速的carving, 我滑著滑著就忘記要高速了,因此我一度覺得自己的滑行沒望了)

CASI 滑行標準影片
之前看不出來,但我現在可以清楚看出lv2小轉考試標準很清楚地在1:03 及 2:00

《教學》

至於教學,今年在日本有人跟我說台灣想考CASI的很多卡關英文,但其實我們班最後一天retest 教學的日本人英文其實不好句子不算完整,但他有表達出所有CASI要的重點也有通過。我在這語言方面並沒有問題,單字量不多但是生活聊天跟表逹完全不有問題,但纜車上我還是不常有搭到同學的聊天對話,我的程度就是會騙人的聊天用白話英文,但其實CASI考官講的也都是很一般的單字跟對話。(BASI 反而有很多我不懂的單字) 我從lv1到lv2的教學都從來沒有寫過小抄跟模擬教學(BASI lv2應該會破例了,好難),也沒有在考前試教練習(天天都不小心睡著),兩次考試我都只是記下考官在訓練時給tactic(也叫Drill),臨場再用自己的話去表達,因為從求學經驗我唯一一次寫稿背稿,結果忘了一句我就接不起來,所以從此後我都不做寫稿這事了。 反正也沒有人可以討論模擬,所以Lv2是早上出門前有記住quick ride小手冊上的tactics所對應要修的問題. 屆時再根據考官的出題來決定要用哪些。(至於不懂的tactics絕對別用)

除第一天外,每天早上會有三個教學考試,每個考試都佔分數但比重是愈來愈高,表現也要愈來愈進步才行。 我的考官很明確地說明他要的教學內容要求如下:
1. 要有明確的教學目標(goal) , 但一次只能修一個,看是要修Balance, edge, pivot, presure,或 timing and coordination。
2. 要符合學生滑行問題跟需求 ex. 會一直speed check但不想要在cat track上停下來,可以挑timing來修。
3. 給學生的tactics,要修對想要修的goal,要符合whole, part, whole(但考試是考part,所以才會要求挑一個目標)
4. 要有Analysis and Improvement(這超重要,學生要覺得有feedback下回才會來找你,CASI主要是要賺錢的!)
5. 最後一句: Let’s go snowboarding!!!!  《很重要,我們沒講他也會講一下 XDDDD》

我們班第一個教學不管教什麼都叫演學員的都只能單腳滑,然後把level1的考試拿出來考,但要用level2的程度教大家,但另一班考法不同不用單腳滑。考官出題時會告知學生程度,滑行問題跟他們要學什麼,接著就讓應考的人自己想要教什麼。

《我的教學狀況》
我的第一個考試是第三個應考的,第一跟第二個人都不小心出現不只一個goal,所以我成了第一個完成一個goal的人,我的tactics 有針對我要修的goal,考官算有滿意。(但他忽然問我的goal是什麼時我停頓後才回答,他一付抓包我的樣子,害我趕緊澄清是怕講快說錯) 不過其實我沒看出學員的問題,沒有彈性地在第二個tactics修正方向,所以他的feedback是比meet standard高一些。第二個考試我是第二組考,跟我共用同一條路線的同學說了她要下半段,我對地型不熟所以看到”差不多”可用的就趕緊拿來教學,果然出現了我最怕的選錯場地問題另外我還有練習哩程不足,我給ollie 練習沒有修到問題其實應該要給nollie(這是典型不懂,只為用而用),所以我得到的feedback是比meet standard低一點。第三個考試我成了第一個考的人,因為我需要上段的綠線而跟我同組原本自願要第一位的英國籍同學要藍線。這次的feedback則是只差一些就above standard,差的那一點就是告訴學員”when to use”  Orz

(另一班考官教學似乎什麼都沒說,但我的考官會給他當下感覺的feedback,但是他有明說僅供參考還是要看整體跟有沒有持續修正之前的錯誤)

跟小鮮肉考官合照好開心

【總結】

我的考官很用心地在這4天中培養出CASI要的Instructors,他很清楚地透過demo drills傳達這就是CASI要的教法也是我們教學考試要作到的,我從他表達drills的過程中學到很清楚的教學流程跟如何吸引學生下次再來。(一提再提 哈哈) 但他不喜歡人家copy他的教學卻不知道為何而教,所以第二天還讓我們選下午要在Whistler教隔天早上Blackcomb考還是反過來。(CASI跑去Whistler滑很少見)我的考官對我們每個教學的feedback都超清楚,從他對每個人的feedback中都可以學到東西,他會go through所有的評分要求給讚美(為什麼好)或建議(那裡錯了跟怎樣可以更好),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從第一次他給第一位同學feedback中就可開始理解整個教學的評分重點而不失焦,我敗的是應變不夠快太堅持己見了。 XDDD

無論如何請深記CASI的考官是神,考官要什麼就給他什麼,要懂得看自己的考官口味跟臉色。如果你遇到的考官style不同,請完全忘記我這一篇,請隨機應變。

 

【補充,我的上課學習及教學經驗】

  • 上課學習經驗(32天): 紐西蘭初學4天,那魯灣2團有教練共7天,那魯灣教練訓4天(其實第2天下課前我骨裂了所以之後只有參與教學沒法滑行),那魯灣升級班5天,歐普雷4天(沒學到東西,不計入)St. Anton 團體班4天,CASI Level 1 3天,St. Anton 私人教練1天
  • 教學經驗:那魯灣帶團3天,德國教學1天半,免費教1位朋友到novice turn大約共3天,教楊某人約3天(算是只到beginner turn, 之後怕速度的楊某人超不希望我給他壓力,很抗拒我跟在他旁邊  XDDD)
  • 考前滑行天數:我猜應是大約140天吧!到歐洲前滑了30天,之後在歐洲5季每年約滑20-30天,其中要分給滑ski約50-55天跟教ski初學約10天,本季應考前15天。前3季傷重所以幾乎各半或ski較多,snowboard主要是2014年雪季 St. Anton上課後才滑得比ski多。 (更正,誤算了2016年當季)

 

*** 版權所有,請勿抄襲及引用,只能用連結轉回本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